人间“地狱”体验美国奇寒 组图

2018-03-01 09:08:36

“地狱”之门也结冰? 美国地名千奇百怪,密歇根州就有一个名字毛骨耸来的小镇—“地狱”最近,“极地漩涡”导致美国多个地区刷新当地低温纪录BBC记者维蒂亚内森前往密歇根,体验零下28度的人间“地狱” 通往“地狱”的路,缓慢至极我们跟在大卡车、小汽车排成的长龙后,一寸一寸地往前挪开车出行必须加倍小心,恶劣天气导致公路结冰,有些路段非常危险 不过,通往“地狱”的路,也是风景如画树梢挂满了皑皑白雪,在一望无际、碧蓝天空的映衬下,让人心旷神怡不时还能看到,遥远的天边悬挂着一轮红日 “地狱”(Hell)是一座古朴有趣的小村庄位于美国中西部密歇根州的安阿伯(Ann Arbor)附近 自封村长的约翰·科龙(John Colone)解释说,1880年代,小村得了这么一个毛骨悚然的名字 据说,当年,有一个名叫乔治·里夫斯(George Reeves)的人,他在这一带的河边经营一家生意红火的磨坊乔治从附近农民手中收购谷物,经常用威士忌作交换满心怨气的农夫妻子会说,“他又去地狱了” 密歇根建州时,人们去征求乔治的意见,应该给这个迷你小村取什么名乔治回答,“叫什么都行,叫地狱我也无所谓” 至少,传奇中这样解释了“地狱”之名的起源 小刀划面 现在,“地狱”共有72名居民约翰·科龙说,村民被称为“地狱人”我们去的那一天,村子看上去空空荡荡、给人一种阴森感 住宅和商店门外,是成堆成堆的雪这一地区气温降到了过去几十年以来的最低点----摄氏零下28度,风寒指数摄氏零下40度! “地狱”里,房子被埋在了雪堆下 我身上裹的里三层外三层,头上戴着大帽子,不过,感觉还是奇寒透骨 这样的冷,让人脚趾麻木,嘴唇僵硬;寒风吹过,仿佛小刀划破脸颊谁不想躲在室内?“地狱”的气温,甚至比南极洲的一些地区还要低难怪没人出门 也许,约翰·科龙比大多数人都更勇敢我们见面时,他正在用铁锹清除一堵几乎高达两米的雪墙 科龙说,他的锅炉“罢工”了,水管子冻得实实在在,没办法,只能拎着一桶桶水冲厕所 科龙还说,“这样的天气,人们根本没法作准备上一次我们这儿温度降到这么低,还是100年前的事儿” 我在“地狱”转了一圈沿途看到,房屋前的车位、车道覆盖着厚厚的白雪白雪非常平整,犹如一席纯白的毯子,看不到足迹 最后,我总算找到了一个还开门营业的地方 走入“坝址酒馆”(Dam Site Inn),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空桌子、空椅子我们刚到的时候,吧台前只有一位顾客 欣迪·加德纳(Cindy Gardener)端着一杯冰啤酒说,“这是一星期以来我第一次出家门” 欣迪说,每天在家门外扫雪,累死了虽然她丈夫的四轮驱动前安着雪犁,但是,清除积雪,大部分还要依赖传统工具:铁锹 欣迪说,他们两口子还要帮助邻居那些被大雪封堵在家里的老人 手掌烫伤 欣迪接着告诉我们,变天前,所有的人都提前储存好了食物迫不得已非要出门,可以多穿几层衣服不过,有时候,这也让人很挠头欣迪有好几双雪地靴、好几付手套因为一出门,靴子、手套就湿透了 撇开这一切,欣迪告诉我们,她喜欢下雪、也真爱“地狱”欣迪自豪地说,“我们这里一直就有那种小村感,我希望能继续存在下去” 那么,我本人在“地狱”的短暂时光过得怎样呢? 嗯,我很听劝,为了保暖,衣服确实穿的一层又一层,所以,哪儿都没有冻伤…… 但是,写这篇“记者来鸿”的时候,我的打字速度极慢因为,我的手掌上起了大泡----在手套里放暖手器,被烫伤了! 最后,是灼热、而不是严寒,给我的“地狱”之行带来了痛苦 也许,“地狱”遇“火灾”,再合适也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