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美金关税临近 中共大放水 经济发展走向深水区

2017-06-05 12:27:07

随着两千亿美金对中关税的起征期限临近,美中贸易摩擦正在面临着再度加剧于此同时,北京当局已经不得不公开承认,当前的经济已经感受到了外界的压力中共财政部长刘昆日前不得不对路透社承认,中美贸易摩擦确实会对就业带来不利影响,也会减少出口有分析认为,中共开始使用一切办法给经济发展“维稳”,但是前景还是很危险 陆媒报道称,央行在近两周多次进行借贷便利(俗称放水)操作,并要求下属部门在9月底之前完成万亿地方专项债券发行的80%这些都是放宽对金融市场管制的迹象而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公开解读国务院要求“宏观政策维稳,财政政策更积极”的指示说,北京或提高发债力度,他认为,当局在明年将财政赤字率提高至3%(现今为2.6%)公共部门的债务可考虑从现在低于GDP40%提高50% 于此同时,国内对基础建设工程的投资增长迟缓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前7个月非电热基础建设吸引投资较去年同期仅增5.7%,远低于2017年前7个月的19%增率 清华大学MBA,经济分析人士秦鹏告诉希望之声,由于中共还是拒绝在贸易问题上解决对美不公问题,中美冲突不解决的情况下,出口预期当然很不理想而中共正在为了维持稳定,正在把经济发展希望寄托于加大政府基础建设投资,增加财政扩张,以抵御经济衰退影响然而由于现存债务过重与国内投资意向下滑的原因,其经济前景变得很不乐观 秦鹏说,“现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里面的外贸和消费都遇到很大问题”,中国制造业面临过剩、而且受贸易战带来的经济下滑影响,国内消费变得乏力,很难扩大,所以中共希望通过继续发展已经严重过剩的基础设施投资来扩张经济,然而,国内的投资意愿也正在衰弱 “今年1—7月份,全国新增投资意向投资额大幅下滑,同比增长仅3.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3.8%其中基础设施、制造业、房地产业新增意向投资额分别同比增长35.2%、12.4%、38.1%,房地产基本与1-6月持平,其它两个分别下降1.7、11.3个百分点” “另外,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持续扩大,违约风险增加,比如8月13日爆出新疆农六师5亿元债券违约,当然这只是被暴露出来的一个,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地方政府铁公基基本上不产生效益,基本上一直靠借新还旧的方式延续着巨大债务,加上需要养活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导致很多地方出现了政府公务员发不出工资这就更迫切需要中共中央帮助其解套”,秦鹏提到 他表示,从中共国务院紧迫要求9月底完成80%地方专项债券发放的做法上,可以看出当局的形势已经很危急 “但是,由于地方债已经超过40万亿,风险大大增加,以及中共之前说了不会替地方债兜底,所以商业银行购买并不踊跃——目前的统计显示,地方债80%卖给了银行,其次是卖给了保险、货币基金等”,“因此,中共不得不再次出尔反尔”,为地方债兜底,放出将降低地方债的风险权重至0%,风险评级等同于国债和国开债,而且还可以向央行抵押这样达到了鼓励购买的效果,“但是这样一来,会增加货币供给,继续加大洗劫民众财富,同时大大增加金融风险” “商业银行可以拿地方债向央行抵押,抵押率现在100%了,以前是80%,所以会多释放现金而银行收回现金,就会因为货币乘数带来实际货币增加所以,现在这样的做法相当于央行加大放水,是一种增发货币的方式”,“举例说明,商业银行先用一个亿自有额度购买一个亿的地方债,然后就可以拿着到央行换现金,于是一下子多了一笔现金出来,一个亿” 秦鹏计算说,“目前的货币乘数为约5.14,也就是说,超过万亿的地方债,将可能增加高达5万亿的货币投放”,“地方债的风险权风险水平由20%变成0%,相当于多了一万亿人民币投放”他预期,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将再度反映在中国经济体制内,造成更大的金融风险隐患 而北京或将面临更加严重的“外患”美国贸易办公室对2000亿关税的听证会已经在周一结束,关税初步清单上有海鲜,纺织品到自行车的约6000种产品没有任何征兆表明中方可以避免在9月受到2000亿美金关税的制裁 川普政府也再次表示,和中方的贸易冲突现在无法通过谈判解决川普在周一与墨西哥达成共识后,明确告诉媒体说,现在不是和中方谈判的时候,他表示,中共对美不公平贸易的行为“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而现在不是谈判的时候这或已经意味着中方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临着更加坎坷的对外贸易前景连带一系列的国内经济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