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一族的高房租生态:越搬越远越搬越贵

2018-03-04 15:22:47

法治周末记者高原 “下个月,要涨房租了”这是孙家涛最害怕听到的一句话在北京一家咨询类外企工作的他,现在月收入虽然有7000多元,但他也在为房租上涨而头痛 孙家涛经历过的最悲情的一次房租涨价遭遇是,有一天加班至深夜回家,因电梯停电,只好走楼梯,好不容易爬到20楼,却发现走错了单元门当他终于爬上20楼的出租屋时,恰好遇到房东,房东当头一句话就是:“下个月,要涨房租了啊!” 孙家涛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忆说,当时他整个人都崩溃了“有一种很真切的悲从中来的感觉从那以后,我最痛恨听到这句话” 但不管孙家涛如何痛恨,房租连续上涨却是不争的事实 据北京市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9月,北京居住价格同比上涨4.1%,其中住房租金上涨4.5%这意味着,北京住房租金自2009年3月到2013年9月已经连续55个月上涨 如今,在北京CBD周边一居室的月租金均价在8000元至1万元,周边四环外的望京一居也达到了月租6000多元,稍微远一些的劲松也超过4000元二环内的一个小隔断,月租金在1500元左右 上海因为近日自贸区挂牌成功,物业租售价格已全面上涨2013年9月,上海房屋租赁指数环比上涨0.73%截至9月,上海房租已连续上涨39个月 广州9月份的房屋租金也仍然呈现上涨的趋势,每月46.6元/平方米的租金创下了今年的历史新高 留下还是离开 因不堪房租上涨,孙家涛最近开始在地铁八通线的通州果园附近找房子,准备过段时间搬家 “现在住得虽然离公司比较近,但实在太贵了住得远一些,可以便宜一点”孙家涛说,果园虽然离单位很远,但每天可以从八通线转1号线,再转13号线上下班,也算是交通便利 2011年硕士毕业之后,孙家涛选择了留在北京留京的3年里,孙家涛经历了3次搬家,原因都是因为涨房租“房东最多只签一年的合同,到期了就要求涨价这3年我的工资也涨了,可是赶不上房租和物价上涨的速度啊” 孙家涛表示,自己身边有些朋友已经萌生了逃离北京的念头,自己还在坚持 实际上,有些人已经逃离了北京 2012年,来自湖南张家界的张培岭因不堪种种压力,放弃了月收入8500元的北京工作,和女友一起回了老家临别时,他满腹伤感地修改了自己的签名: “五年租房两茫茫不辞职,自难忘天天涨价,无处话凄凉纵使离去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见双亲,倚门望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黑中介,北京殇” 至今,这首道尽北漂一族在北京租房窘境的词,依然盛行网络,被网友们传诵 “房租飞涨,你还愿意待在北京吗?”在新华网发起的相关调查中,有100多人选择了“房租疯涨负担太重而选择离开”,只有零星的几个人选择“留下” 今年北京“国五条”细则出台后,僵持的二手房交易,带来了租赁市场的房源增加,可房屋租金价格未降反升连涨了55个月的房租市场,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令承租人哀叹不已 研究生毕业后就开始租房的李岩,已经做了3年的租客每到6月,她就会莫名恐慌,因为租约到期,房东又该涨租金了,“要么搬,要么留,这是个两难选择”这一次,因为房东准备把房子给儿子做婚房,她只能搬家,在“毕业季”里加入抢房大军 第一次,经纪人带她看了一套东四环里的40平方米的一居室,没有客厅,进了门就是厨房,卫生间也小得容不下两个人,可和房东谈了半天,3300元的月租金一分不降出门后,经纪人就直言:“姐,您给的价位估计只能在通州勉强找到套小一居,要么再加点钱,要么合租吧” 迫于无奈,接下来的两天,李岩去看了3套合租房没有家具、没有电器的12平方米卧室,月租金要2200元稍微看得上眼的一间次卧,简单装修,生活设施都齐全,半年付,月租金也要2500元“2500元,还是合租房,这个世界真疯了” 最后,李岩在通州租了套小一居 越搬越远,越搬越贵 唐家岭曾是蚁族的聚集地,由于3年前唐家岭地区开始拆迁改造,很多曾居住于此的蚁族不得不寻找新的落脚点 沿北京地铁昌平线向北,史各庄乡、东半壁店、西半壁店、定福皇庄村、沙河于辛庄……这些距离北京市区更远、隐藏在繁华都市背后嘈杂、混乱的村落,陆续成为新的蚁族聚居地 由于北京整体房租相比三四年前涨幅惊人,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大多数蚁族都经历过几次搬家,他们的共同感受是“越搬越远,越搬越贵” 赵杰大学毕业没几年,是典型的北京“蚁族”一员,他于2011年年底从唐家岭搬到位于北京沙河地铁站附近 赵杰租住的房间只有不到10平方米,四白落地狭窄的空间里只放着一个简易衣柜,一张电脑桌及电热水器和电饭锅 “平时洗澡要到外面的洗浴中心,这里没有洗衣机,没有燃气灶,平时烧开水要用电热水器,做饭要用电饭锅,如果停电了,那就只能去外面简单吃点”赵杰表示 赵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租金每月300元钱,但200元左右的冬季取暖费另算,再加上网费、水电等费用,每月一共要支出700元钱左右,而村里盖得好一点的房间则每月要多出100元到200元 赵杰在中关村附近上班,每天花在路上的往返时间要4个多小时,排队上地铁就要半个小时,加上洗洗涮涮,每天休息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 相比生活上的不便,让他头疼的是,这里的房东总是找理由给他涨房租,“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房东用全市租金上涨为理由给我涨价,一年跟我说了5次”赵杰无奈地表示 今年8月,电影《唐家岭》上映,赵杰和女朋友一起去看了,尽管不是大片,但这是他们生活的写照 公开资料显示,地铁昌平线沿线村落,至少居住了15万人,其中多数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工资跑不过房租 “其实就租一张床,可租金也比去年涨了25%”在北京国贸一家公司上班的刘芳芳,月工资不足4000元,与人合租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家属楼里 刘芳芳合租的房间不到9平方米,对放着两张上下铺的铁床,共住4人,是典型的群租房尽管房屋狭仄,只要有一个人下地活动,其他室友只能在床上坐着,可每位房客的月租还是从去年的560元,涨到了今年的700元 “工资跑不过房租,我们没办法,其他地方更贵这里住着虽然挤,但起码租床位还是比单间便宜”刘芳芳说,“学校里安静,出门就是地铁站,上下班也比较方便” 感受到房租压力的不仅是刘芳芳这样的群租房房客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白领高岚,也为房租上涨而头痛 尽管工资从2011年刚入职时的5000元涨到了现在的7000多元,但高岚却没觉得生活改善“涨的那点工资大部分都花在房租上了” “去年的房租还是2300元,今年就变3000元了到年底肯定还要涨”高岚说,她最近也在通州看房子,考虑把家搬到通州去 而因不堪高房租,在高岚之前把家搬到了通州的李岩,新的烦恼又来了 现在李岩每天要坐一趟公交换两趟地铁“算上等车,每天至少有4个小时是耗在路上的上下班高峰期,得等五六趟车才能上去,而且都是被后面的人生生推上去的” “我老觉得,如果哪餐吃多了,会被挤得吐出来”李岩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除了每天经历4小时“囧途”,与朋友们聚会也成了李岩的“奢望”“我下午6点下班,坐车到约会地点、吃饭,这加起来至少也得3个小时就算饭后没有其他活动,到家也得23点左右”李岩说,平时根本不敢跟朋友聚会“现在通常就只能约在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