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方债有借无还 单向经济难延续 组图

2017-10-04 16:07:26

中国经济好景不常,牛市在一片毫无忧患意识的欢笑声中落幕,自2010年开始,大陆经济正式急速下滑,而负债亦正拾级而上(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过去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随便找一年都会有双位数,名义GDP高达20%的亦是屡见不鲜一般来说,当财源滚滚之时,违约的机会率极低,信贷更是伸手即来,银行甚至主动献媚,把钱送到阁下府上然而,当风向逆转,经济走下坡,事情可以变得非常快和十分糟糕,正如魏国于赤壁的百万雄狮就在风向逆转的刹那间灰飞烟灭 于金砖四国大行其道的10年间,中国经济如日当空,股、汇、楼、出口等皆升,并且游刃有余,不需把橡皮筋拉得太尽但好景不常,牛市在一片毫无忧患意识的欢笑声中落幕,自2010年开始,大陆经济正式急速下滑,而负债亦正拾级而上(图一) 2008年还主要是美国次按问题引起的跌市,当东方投资者在嘲笑西方的债务恶习时,中国内部竟在差不多同一段时间肆无忌惮的发放信贷,各地方政府有如街市打折般唯独落后,大举借钱,仿佛不用还似的在滥挖就凭时任总理温家宝的一句“四万亿救市”,下面的应对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反正最后结帐的又不是自己结果,很多资金不知去向,相反港澳却突然接收了很多人民币的资金流入,有买房的,有到赌桌上去的,而大陆烂尾项目就比比皆是且看香港楼价和澳门股擎天直冲的表现便可窥探端倪 地方债大规模涌现,势头一发不可收拾,而大陆经济的轻松、平稳期亦早已完结,正在迈向寒冬问题包括多个行业均出现产能过剩、人口老化加剧、“鬼城”(没人住的空城)四处浮现、人民币升值令出口失利、当局错过了不少金融改革的黄金机会和贫富悬殊不断恶化等,这只是随笔给点出几个问题,而它们每一个都极具杀伤力 野村明指经济放缓 中国经济慢下来已是不争事实,但最大的问题是市场仍然不愿意接受现实,过牛的GDP预测给予投资者还有炒作机会的错觉(图二)野村估计今明两年的GDP增长为7.7%和6.9%,而市场普遍抱有比野村乐观的态度,因此当真实情况出现差池时,股市又会跟着调整 另一边厢,市场对地方债的问题同样是过于乐观,忘记了:1)经济放缓下地方债可以完全走样,2)经济放缓比想像中严重现今,中国要维持采购经理指数(PMI)在50以上已显得非常吃力(图三),遑论未来漫长的下行周期,在基点更高的情况下,将如何力保? 国内企业的净利润率在数年来一直下跌,但股本回报何以看似坚挺?全因企业的负债杠杆持续上升,弥补了来自实体营运上的压力但依靠负债绝不可持久,只属短暂止痛的方法,尤其是当经济逆转时,还息负担便有如利刀穿心 高盛明指地方债危 中国债云密布,伤口最深的是地方债 高盛在其报告《中国信贷难题》中强调,地方债现为中国信贷范畴中的高风险领域本年7月,国务院突如其来宣布,国家审计局将在全国通过各种渠道对地方债进行彻底审计,并同时将风险控制列为重要处理级别,预期审计在本月完成此外,审计局在不到两个月之前就已提交了一份有关36个地方债务水平的抽样检查报告 高盛分析师们估计,中国地方债在2012年年底已达到15万亿(兆)人民币,或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9%自2010年以来,地方债数额增长了40% 在深度分析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来源后,高盛认为,企业债券、信托产品以及其它影子银行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为高风险领域 地方债本来没有引起投资界重大的关注,但自从总额有升无减,地方项目回报欠佳,加上内媒偶尔报道信贷爆煲消息,如2011年温州之殇、今年神木县煤炭资金链断裂和曹妃甸千亿贷款危在旦夕等 就此,高盛不厌其烦指出地方债核心的问题之所在: •地方政府债务快速增长,与审计局2010年的审计相比,在2012年的数额竟大增四成; •债务增加部份主要来自于影子银行渠道,其中的监管相对宽松; •结构性问题似乎已经恶化,此类问题包括缺乏现金流产生能力及还本付息能力,以及对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较高依赖性 情况不容忽视,体系风雨飘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