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背后野心 美国NIH院长:世界级灾难(图)

2018-01-02 12:23:20

11月28日,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在基因编辑婴儿争议延烧后首度公开露面,说明研究详细内容 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26日宣布,他的研究团队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胚胎进行基因修改,使双胞胎女婴“露露”与“娜娜”天生对爱滋病免疫,成为全球首宗基因编辑婴儿案例这个消息犹如一个魔咒,令几乎所有的生物学家感到恐慌 美联社报导,贺建奎的研究并无事先登录于中国临床试临注册中心,也未遵循科学界的正规做法,先从对白老鼠和猴子进行的早期研究开始发表,对于研究细节讳莫如深,等到婴儿出生后才公诸于世,更是以英文(而非母语中文)在影音网站YouTube公开研究发现,在显示他面向国际的野心 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生命伦理学教授聂精保分析,怀抱着成为“史上第一”的雄心壮志,贺建奎不惜铤而走险,触犯学界规范与伦理底线:“他(贺建奎)想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现在他达到了目的” 严重违背伦理道德中外科学家强烈抗议 美国时间28日,美国最大的生物医学资助机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院长、美国遗传学家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发声明,强烈谴责贺建奎,并称贺的实验忽视国际伦理规范、不负责任 声明称,贺建奎及其团队,有意漠视国际伦理规范这个研究很大程度上是秘密进行,抑制这些婴儿身上携带的CCR5基因的医学必要性是完全没有说服力,和参与实验人士达成共识的过程也非常值得质疑,破坏性的脱靶效应的可能性也没有得到充分探究非常不幸的是,这种强而有力的工具,首次应用于人类生殖细胞的方式竟然是如此不负责任 柯林斯表示,目前在香港讨论,针对此类研究设下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共识的需要,是前所未有地迫切如果没有约束与限制,世界将会面临着出现大量考虑不周,且有违伦理的研究项目的严重风险如果这样重大的灾难事件继续在科学界蔓延,那么这种对于预防和治疗疾病具有巨大潜力的技术将会被来自公众的无可非议的愤怒,恐惧和厌恶所掩盖 声明最后强调,为了避免之后出现任何疑问,正如我们之前所声明的一样,美国国家衞生研究院不支持在人类胚胎中使用基因编辑技术 122名中国大陆学者也在26日发表联合声明,称基因编辑研究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呼吁北京当局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贺建奎所属的中国南方科技大学也发出声明指校方对他的研究并不知情,学术委员会也认为他“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基因编辑婴儿争议巨大原因在于后患无穷 基因编辑(gene editing)这种对爱滋病的基因疗法不是一般对体细胞进行修改,而是对胚胎细胞进行基因编辑修改人体细胞基因疗法如果失败,伤害的也就是患者本人,不会伤及后代而基因编辑失败则会随着胚胎基因一直遗传下去 贺建奎做法的第二个争议点就是等于为“订制宝宝”打开了一扇大门任职遗传学与社会中心(Center for Geneticsand Society)的达诺斯基(Marcy Darnovsky)说:“假如这项作法未受挑战,其他无良者很快就会向富裕夫妇提议要为他们的孩子进行基因改良” 第三个争议就是贺建奎使用的CRISPR-Cas9基因组编辑技术,并不精准,脱靶率较高 英国自然生物科技期刊(Nature Biotechnology)发表英国基因组研究机构维康信托基金会桑格研究院(Wellcome Trust Sanger Institute)布拉德雷等人的一项研究指出,CRISPR-Cas9会在靶点附近引起脱氧核糖核酸(DNA)删除或重排,结果比先前预期的严重 上述研究指出,对小鼠和人类的实验室细胞系研究发现,除了已知的伴随DNA双链断裂修复发生的小规模DNA错误外,CRISPR-Cas9技术还可能在靶点附近导致大规模的DNA删除,在部分情况下,甚至引起复杂的DNA重排,导致临近基因或调控序列受到影响,并改变细胞功能 文章说,如果后代的基因重排,后果可能是“龙不生龙,凤不生凤”;也可能是后代变成比科学怪人还要奇怪和厉害的怪物这就是基因编辑后的嵌合体问题,即不同的基因嵌合,形成“非人非马,非牛非猪”的生物 这才是科学家们真正担心的事情 基因编辑婴儿触及三大法律红线 大陆媒体援引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业务管理部主管刘立杰表示,如果贺建奎宣布的内容属实,那么他已触及行政法律、民事责任、刑事责任三方面法律红线 刘立杰表示,根据大陆相关部门出台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等多部条例,贺建奎的行为已明显违规但是,这些行业法规并不是法律,多是明确指导意见,但没有罚则更大可能是,利用规定的兜底条款,给予贺建奎行政处分和处罚 在民事责任方面,如果生出基因编辑婴儿的父母与贺建奎所在的医疗机构确实形成了医疗合同关系,婴儿的父母就有相应知情同意权但是,是否追究贺建奎的民事责任,是婴儿父母的权利,要看他们的意愿 外界十分关注,如果两名接受过基因编辑的婴儿未来由此引发重大疾病甚至死亡,这会否令贺建奎负刑责刘立杰表示,目前大陆法律对于人的保护,其对人的定义是已出生的所以无法给进行基因编辑的贺建奎定罪但贺建奎行为很可能的是涉及非法行医行为如果贺建奎团队在对基因编辑胚胎植入母体的过程中,操作者没有执业医生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