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案开庭前法院曾在秦城监狱开过一天会议

2017-05-02 10:19:14

6月9日,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审理刘志军的辩护人钱列阳称,无论是案卷还是庭审,均未涉及刘志军接受性贿赂的内容,检方也未对此提出指控 庭审时,检方指控刘志军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受贿数额6460余万元 刘志军嫖宿女商人出资 在刘志军案中,山西女商人丁羽心(又名丁书苗,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行贿罪被另案处理)是关键人物她曾是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1997年与刘志军相识,后关系密切 检方指控,刘志军在2004年至2011年,主要通过铁路项目、获取铁路车皮计划等方式,帮助丁羽心及其亲属获利39.76亿元刘志军的上述行为涉嫌滥用职权罪 2012年5月,有关部门在对刘志军问题调查情况通报中称,丁羽心以金钱开路,处心积虑满足刘的权欲、色欲刘志军在2003年至2009年间,先后在豪华酒店、高消费娱乐场所与丁羽心出资安排的多名女性嫖宿 材料证实,刘志军接受相关部门调查时交代:“我全力帮助丁羽心做大做强,就是要把丁的企业打造成自己仕途的经济基础,让丁羽心在我需要时,到处奔走,用钱铺路,大把花钱,满足我的私欲” 押解刘志军的警车驶出法院前日,刘志军因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在二中院受审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刘志军在检查中也写道:“随着职务的不断提升,权力不断增大,自己的私欲——官欲、贪欲、色欲、功名欲越来越膨胀,严重违纪违法” 律师称刑法无“性贿赂” 针对有关部门通报的丁羽心出资安排刘志军与多名女性嫖宿内容,刘志军的辩护人钱列阳称,无论是案卷还是庭审,均未涉及刘志军接受性贿赂,“也未涉及女人问题”检方指控的内容仅限于金钱和财产利益,未对此提出指控 “我认可现实生活中性贿赂确有一定社会危害性,但按照现有法律规定,并不存在刑法上的性贿赂概念”钱列阳说 ■说法 律师:“性贿赂”面临取证难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易胜华认为,在过去将近十年间,实务界、学界一直针对性贿赂问题是否入刑存在争议,一方面是个别官员生活腐化问题确实严重,相比于财产贪污,官员“性贪”屡见不鲜但另一方面,传统观念上,性贿赂被列入道德层面,属于违纪行为如果性贿赂一旦纳入刑事法律范畴,必然面临取证难题 易胜华介绍,法院在审理涉嫌强奸的刑事案件时,只着重审理被告人的行为是否违背妇女意志,对于双方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不会很详细地描述审理性贿赂案件则大不相同,涉案过程牵扯到二人发生性行为本身的时间、地点、次数、是否有利益约定“从中国传统文化上,性行为本身就难以启齿,如果放在严肃的法庭上举证、质证并接受调查,本身就存在难度如果双方确系或反咬说是‘你情我愿发生性行为’,又该如何界定”? 易胜华称,在刘志军一案中,丁羽心作为谋求利益者,本人并没有与刘志军发生关系,相反是把几个不同女性作为一种物品献给了刘志军从法律上,丁羽心和几个女性属于何种关系、几个女性算不算刑法上的被害人,都将面临难题——这些也是长年以来性贿赂没有入刑的关键所在,这还有待于侦查技术等的进步 ■揭秘 法院秦城监狱召集庭前会议 刘志军案庭审后,有网友称,检方指控刘志军收受11人钱物6460余万元,再加上滥用职权罪等指控,共涉及有400份证据,庭审怎么只用了3个半小时? 刘志军辩护人娄秋琴介绍:“庭审中所有证据都出示了因庭前曾到刘志军所在的秦城监狱开过一天的会议,一些没异议的证据,只在庭上简略地出示了所以,半天就把庭审结束了” 前日,北京市二中院也表示,在刘志军案开庭前,法院召集公诉人、刘志军及其辩护人参加了庭前会议,对是否申请回避等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 刘志军的辩护人钱列阳认为,庭审总体质量还是比较高的,